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放到桌面

游戏魂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用新浪微博连接

一步搞定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游戏魂 门户 查看主题

厦门猎头维尔斯-战国职场人也是蛮拼的

发布者: 水色卿卿 | 发布时间: 2015-2-4 18:34| 查看数: 1423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厦门猎头 维尔斯

笔者中学时代读历史书时,喜欢注意历史人物的生卒年,对那种活过80岁的人,怀有一种敬仰的心情,像庄子、孟子、乾隆等,都超过了80岁,而他们都是名垂千史的人。

  由此看来,生命的长度,也是人生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之一。尤其是庄子,不过一个漆园的小员工,吃得寒酸,穿住也寒酸,在当时绝对不是事业上的成功精英人士,但他在哲学上成功的同时,生命健康也成功了,这当中有什么关系呢?

  给高富帅上养生课:

  丰富的物质未必利于生命

  有个叫徐无鬼的隐士,可算是庄子的代言人,有一回他去见魏国的国君魏武侯。魏武侯见徐无鬼一副穷酸样,优越感油然而生,于是调侃式地安慰他:先生不容易啊,在穷山沟里待着,吃不好,穿不好,现在熬不住来见寡人了吧。

  面对魏武侯的这番安慰,徐无鬼不急不恼,也安慰起魏武侯:老大,您更不容易啊,还好意思安慰我?你不大的胸膛里,每天塞满了各种欲望,堵满各种波动的情绪。你生命的本质早就病得不轻了,“则性命之情病矣”。可能你也曾经反思自己是不是被欲望情绪左右得太厉害,也想要清除这些欲望与情绪,但结果往往是,你的眼睛、耳朵等感官都受不了清心淡泊的生活。你说,你容易吗?

  魏武侯一下子心塞了,说不上话来,因为他被徐无鬼击中了要害。现代人如果有心读一读这一段出自《庄子·徐无鬼》的对话,估计也会心塞。魏武侯想要从过度的享受中解脱出来,但自己的感官又受不了清淡的罪,就好像你放下手机,三天不看微博、微信,你受得了吗?

  关于徐无鬼见魏武侯,还有一段话,更加具体。魏武侯同样用带着优越感的口吻亲切地抚慰了徐无鬼:先生,您待在穷山沟里,成天吃野菜野果,如今想酒肉想疯了吧?“其欲干酒肉之味邪”?

  徐无鬼回敬说:我徐无鬼穷惯了,对没肉没酒的生活习以为常,我倒是同情你啊,已经病到神形不和的地步。说得通俗一点,可以理解为魂不附体。

  魏武侯问:我怎么神形不和啦?这里的神,放在现代的语境条件下,不妨理解为生命最本质的要求。

  徐无鬼这个穷鬼于是开始给高富帅上课:你这个有着万辆马车资产(万乘)的大老板,用魏国人大量的物质财富,来满足自己的身体感官需求,“以养耳目鼻口”,可这根本不是人类生命最本质的需求,“夫神者不自许也”,一个人的内心需求不是物质的丰富和奢侈,而是平和。过度物质享受,干扰了你的平和。什么是病?这就是病。

  接下来,徐无鬼将健康养生课上升到整个战国的政治高度,他说,你们这些诸侯国的国君,对物质的索求一旦延伸下去,就会发展到杀人百姓,兼并别人国土的地步,“杀人之士民,兼人之土地”。这样做的目的,也不过是为了满足私欲和自己的成就感,“以养吾私与吾神者。”可以说,整个战国时代都有病。

  由此可以看出,庄子讲究的,不只是个人健康,还有社会健康。

  关于这一点,孟子、墨子与庄子的观点高度统一。孟子认为,战国时代那些杀人最多,夺取土地最多的国君和将军,必须受刑罚;墨子则主张兼爱非攻,夺取别人土地和偷东西一个性质。战国时候的战争,有它进步的一面,也确实存在不人道的一面。

  当然,兼并战争这道理有点扯大了,庄子接下来要讲的,就跟我们平常人的生活有关了。

  各行各业不轻松

  拼工作、拼成绩

  往往变成拼健康

  每个人的工作,除了从对社会的贡献度去理解,也会从物质变现度、成就的实现度去理解,别以为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才这样,在纷纷扰扰的战国时代,也是这样的。

  那时候的人们,从上到下,工作也是蛮拼的,要不怎么说战国时代是中国古代的黄金时期呢?诸子百家的人不多想几个点子,就觉得对不起社会;辩论家不驳倒几个对手,就觉得人生没意思;喜欢打抱不平的人,不来点事就会觉着无聊。以此类推,农夫种不好庄稼,不高兴;商人做不好生意,不开心;工匠做不好产品,不满意……

  对自己的工作成绩不满意,那是敬业的表现,同时也是为保持一种成就上的饥饿感,从而保持工作上的动力。但是,过度放大就不行了,因为当对自己适度的不满演变成过度的不满,唯恐没成就时,就会有各种不快乐产生。

  例如“钱财不积则贪者忧,权势不尤则夸者悲”,当然,想资产增加,这无可厚非,不能说人家贪心;想在职场升职也是自然心理,不能说人家是喜欢夸耀之辈。但是,别把追求当苦求,一旦变成苦求,你就被工作束缚,被工作拖累,追求反成人生的干扰,并且还危及健康。这就是庄子说的以“有涯”的生命追逐“无涯”,风险高啊。

  总之应了现在的一句话:“认真你就输了。”这个认真可以理解为过度认真。为什么过度认真呢?庄子认为,是因为“囿于物”,被外物捆绑得太厉害,外物超过了激励机制,反而成为束缚,这样操作的结果就是“驰其形性”,将身体和本性都赔上去了,收都收不回。一个“驰”字,将形体和内心极度膨胀外散的情状,描述得很形象,像是一辆失控的车。

  庄子养生态度:

  别拿夜明珠

  去打麻雀

  诸子百家中,道家是很注重身体保养的,甚至将身体健康的重要性放在第一,这应该和庄子的长寿有很大关系,而且老子据说也活了一百二十多岁。

  庄子则有一句看似很极端的话,“道之真以治身”,至于其他的都很次要。我们别急着批驳,先看一个故事吧。

  韩与魏争夺土地,韩的国君昭僖侯为此很忧虑,有个叫子华子的先生去见昭僖侯,开导他说:“如果天下可以用手去拿,你拿不拿?”昭僖侯说:“当然拿。”子华子进一步设条件:“如果左手拿,右手会废掉;右手拿,左手会废掉,你还拿不拿?”昭僖侯摇头说:“那就算了吧,我的手要紧。”

  子华子于是升华话题:由此看来,天下还是没有你的身体重要,你还纠结什么呢?“两臂重于天下也”,你的两个胳膊比夺取天下重要。

  这其实是让昭僖侯摆正位置,认清什么重要,什么次要,然后才有正确的态度。

  这个故事当然是虚构的,战争没有那么简单,但也说明两个道理—

  一、不要因为过度的追求而损坏肢体和健康,对于平常人而言,健康就是你的“天下”。庄子感叹当时有人因为追求过度,导致“今世俗之君子,多危身弃生以殉物”,用危及身体健康和生命的方式为物质殉身,“岂不悲哉”?

  损害健康和心灵的平和去换取外物,就好像将夜明珠当成弹子去打鸟雀,值吗?“以随侯之珠弹前仞之雀”。

  二、珍惜自己的身体四肢,不是自私,而是要以这种心态去看待天下人,既重视自己的生命,也珍惜别人的生命,这才会有一个健康的社会。

  其实,庄子本人并不反对工作狂,他最佩服的工匠,往往是那种一连数月,废寝忘食地将全部心思都放在自己要制作的产品上的人。但是,工作要忘我,不能废我,度怎么掌握,具体环境有具体做法,每个人都应自行掂量一下。

厦门猎头 维尔斯


最新评论

最新新闻
    现在是
    回顶部